加入本站qq群:759079252观看火爆小说或电影

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439

换源阅读: 笔趣阁啦|
  晚饭过后,上官汐柔说了一句话,就自己返回房中,龙首峰房间很多,上官汐柔是女孩自己在一排房间的其中一间,刘启等人则在另外一侧,上官泓元与阮莹玉的卧房,则在大厅后面,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,二人居住在其中。

  晚饭过后,子书书就带着刘启去房间,房间很多,刘启则挑选一个最末尾的房间,提到修炼,刘启才想起来,三娘嘱咐自己修炼的事情。刘启虽然不想欺骗众人,但三娘的话不能不听。

  房间内只有一张床,一张桌子放在窗下,桌子两边有两张椅子,屋内满是灰尘,显然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。

  子书书笑道:“屋内有些脏,我帮你收拾好了。”

  刘启摇头道:“不用了师兄,我自己收拾就好了。对了师兄,我有件事儿问你。”

  子书书一怔,随即说道:“什么事儿,你问吧。”

  刘启抓着脑袋,道:“师兄,你怎么叫子书书阿?这名字有些奇怪阿。”

  子书书道:“唔,师兄姓子书,因为喜欢看书,就取名为书了。”

  刘启羡慕的看着子书书,道:“师兄,你认识字阿?那你教我好不好?”

  子书书笑道:“真的?你也喜欢看书?那师兄我教你,若要说看书,没人比你师兄我看的多,不管是道书,还是尘世间的书,只要是书,你师兄我那里就有。”

  刘启抓着脑袋,咧嘴笑道:“谢谢师兄,我先收拾房间了,屋子太脏,你回去吧。”

  子书书嘱咐道:“一定要找师兄看书来阿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刘启点点头,表示知道,随后子书书就离开房内,刘启看见屋内有盆,拿起木盆就走了出去,水缸早已经问清,屋内虽然脏乱,但刘启收拾起来却很快,不到一个时辰,就已经收拾完了。

  刘启刚趴在床上休息,此时,一阵脚步声传来,阮莹玉走入房间内,刘启一惊,就跳下床来,乖乖的喊了一声“师娘。”

  阮莹玉一身淡黄色的衣服,神态优雅的抱着一床被褥走了过来,阮莹玉笑了笑看着刘启,道:“你还没修炼,夜间山上很凉,给你拿床被褥过来。”

  刘启道:“谢谢师娘。”

  阮莹玉笑了笑说道:“傻孩子,跟师娘客气什么,休息吧,明天开始就要忙碌了。”

  阮莹玉说完以后就自己离开,此时,被褥已经被阮莹玉铺好,刘启脱下自己破旧的衣服,衣服还是在村内拿出来的,虽然破旧,但能遮体就好,长时间的疲惫,刘启趴在床上就睡了过去。

  阮莹玉不多时就走回房间,上官泓元此时正在窗前喝茶,听见脚步声,道:“送去了?”

  阮莹玉点点头,道:“送去了,你今天为何在吃饭的时候说去那种话?”

  上官泓元转回身,此时早已没有吃饭时那种亲近感,上官泓元一脸严肃的看着阮莹玉,道:“你看刘启那孩子如何?”

  阮莹玉一怔,道:“还好阿,感觉和其他几个不一样,但我又说不出来是哪不一样。”阮莹玉说完以后,自己也是皱着眉头,上官泓元一问,才感觉刘启确实与几人不同,但那种感觉一时间却难以言明。

  上官泓元说道:“那孩子有一种坚忍、不屈之色,他认准的事情,不管如何都会做下去,遇见他时,我在高空之中,把他给扔了下去,他居然都没有挣扎、开口求救,连眼泪都不曾流过,如此,纵然是天下也是少有。“

  阮莹玉一怔,随即道:“对了,就是这种感觉,那以后你好好教导他吧,我看老六连字都不认识。”

  上官泓元点点头,道:“从刚才我就一直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看来他以后道路不会平稳,明天你先把三极玄清诀全教给他吧,记着,不要多说。”

  阮莹玉白了上官泓元一眼,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上官泓元神色一变,嘿嘿笑道:“莹玉,我出去也有一年了吧?可想死为夫了。”

  阮莹玉脸色一红,呸了一口道:“死相,多大了,还如此不正经。”

  平静的夜晚,圆月当空,龙首峰上,也异常的安静,客厅后的小院内,却有上官泓元一声声的奸笑,让平静的夜晚,变的有些诡异。

  初阳刚起,“龙首峰”上就异常的热闹,鸟儿的鸣叫,野兽的咆哮,山下传来一阵阵“唰…唰”声,显然是野兽奔跑之时,刮到杂草发出的声音。院子之中,参天巨树上,一阵阵知了的叫声传出,院子之中,却突然多出四道人影。

  古树前,彭飞羽身前放着一个桌子,桌子上摆放着文房四宝,彭飞羽正在一气呵成的写着字。古树下,房水酉披头散发,衣杉凌乱的拿着一个酒坛子,正在大口大口的往嘴中灌酒。古树边,子书书左手被在腰间,拿着一本蓝皮的书,一步一摇头的走着,嘴中还在大声的朗读着。古树上,萧穹一身白杉,双腿垂在空中,摇着脑袋在吹萧,若看鼻子以下,当真是潇洒异常,但看见鼻子以上,整个气愤就破坏了,不大的眼睛还眯了起来,怎是别扭二字可表达?

  小屋内,刘启几天来经历母子分离,有家不能会的痛楚,上官泓元的恐吓,清晨虽然清凉,但刘启依旧卷缩身体,呼呼大睡着。忽然,一阵杂乱的声音传入耳中,刘启皱了皱眉头,不情愿的睁开眼睛,看见天色已经明亮,起身叠好被褥,穿上麻布破衣就走了出去。

  山中空气格外清新,“龙首峰”端坐在云顶之上,清晨的寒意冻得刘启都有些发颤,刘启刚想看看云海之颠的日出,却被一阵鬼哭狼嚎之声给吸引过去。刘启怔怔的看着有如疯癫的四人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刘启呆呆的走了过去,抓着脑袋问道:“师兄,你们在干嘛?”

  子书书拿着手,摇着头道: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日之计在于晨。”

  刘启怔怔出神的看着子书书,阮莹玉此时走了出来,摸着刘启的脑袋,道:“知道为何他们不爱修炼了吧?他们四人资质都属上乘,奈何,四人却各有所好,老大喜爱书法,老二喜欢喝酒,老三喜欢看书,老四喜欢吹萧,四人就是不愿意修炼。”

  刘启抬头看着身边的阮莹玉,道:“师娘,我看除了二师兄以外,其余的师兄都很好阿,他们又会看书,又会写字,还能发出那么好听的声音,我想学还学不会呢。”

  阮莹玉一怔,随即看着刘启,道:“老六,你莫不是要学他们四个?”

  刘启点点头说道:“是阿,难道看书写字不好么?”

  阮莹玉摇头笑笑,道:“好是好,可是不能太痴迷了,你看他们,痴迷到连修炼都不愿意了。走吧,师娘教你三极玄清诀去。”

  阮莹玉说完,转身就走向刘启的房间,刘启则又看了看有些疯癫的众人,也跟随着阮莹玉进入房中。房内,干净整洁,虽无清香,但也无异味。窗前的椅子上,阮莹玉神态优雅的给自己倒杯茶水,刘启安静的站在前方。

  阮莹玉看着刘启,道:“你不要紧张,师娘今天要教你法诀,但是你要跟师娘保证,师娘教给你的东西,你不准告诉任何人。就连几个师兄也不可以,你能做到么?”

  刘启点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,师娘。”刘启不知为何,众人教自己的东西,都不准自己告诉任何人,但债多不压身,刘启答应就是。

  阮莹玉笑了笑,阮莹玉相信上官泓元的眼光,“三极玄清诀”每一层只有千字而已,但三个境界,二十七层,加起来可就多了。刘启本就不认字,虽不如三娘教的字字枯涩艰深,但也用了一天时间才算记住。二人午饭都是让子书书送进来的,子书书本想观看,奈何,阮莹玉却给他赶了出来。

  刘启头晕目眩的看阮莹玉,道:“师娘,我记好了。”刘启揉着自己的脑袋,一天的时间在房内就记口诀,若不是刘启性格坚忍,平常之人早就忍耐不住。

  阮莹玉笑着看了一眼刘启,道:“嗯,不错,你就这一身破衣服么?我们清心宗没有出家,都可随便穿衣服。”

  刘启抓着脑袋,这一身衣服就不错了,五年时间身无片缕,不也度过了?刘启说道:“没有了。”

  阮莹玉点点头,道:“行,今天你也累了,早些休息吧。”阮莹玉说完以后,就神态优雅的走了出去。

  阮莹玉离开,刘启吁出一口气,刘启倒在床上,双眼略带迷茫的看着屋顶。趴了一会儿,刘启又爬了起来,随即按照三娘吩咐的姿势坐着。此时刘启想起,这些天以来,还没有修炼三娘教的东西,此时又无事,就开始修炼。

  刘启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既然三娘吩咐,练下去就可以了。闭着眼睛,双手重叠,拇指相碰,回想脑海之中的法诀。忽然,刘启感觉到床下,有一股气流涌入体内,气流源源不绝的进入身体之中。

  气流进入体内,顺经脉旋转一圈,然后,进入肚脐中。刘启感觉气流很熟悉,与三娘身上的感觉一样,刘启立即惊醒,还以为是三娘到来。刘启睁开眼睛,向四周寻摸,可看了半天,却始终没有找到三娘,刘启看向窗外,赫然发现天已经大亮。

  刘启看着窗外怔怔出神,刘启自从气流进入体内,到进入丹田以后,刘启感觉着熟悉感,感觉到熟悉感就立即清醒,哪知道感觉一瞬间的事儿,谁知竟然天亮了。刘启开始感觉修炼有些意思,随后又倒在床上准备睡觉,外面四个师兄又开始了早上的疯癫行事。

  刘启不多时,就已经睡着。此时,阮莹玉手中捧着一件乳白色衣服,神态优雅的走了进来,进来之后,却看见刘启还在睡觉,摇头笑了笑。

  阮莹玉拍了拍刘启黝黑的脸庞,刘启伸手划拉一下自己的脸庞,翻身接着睡。

  “天都亮了,还不起来。”阮莹玉笑着说道。

  刘启一惊,立即坐了起来,解释道:“对不起,师娘,我不知道是你。”

  阮莹玉不在意的说道:“起来吧,这是给你的衣服,也不知道合身不合身,不合身告诉师娘,师娘再帮你改改。”

  刘启一怔,看着阮莹玉手中捧着的衣服,随即笑道:“师娘,您特意给我做的?”

  阮莹玉把衣服抖开,道:“怎么样?好看吧?师娘出去了,你自己穿吧。”阮莹玉把手中的衣服扔给还在傻笑的刘启,自己就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刘启看着手中的衣服,有些怔怔的出神,除了爹娘与三娘以外,刘启第一次感觉到外人的关怀,一时间内心有些暖暖的。

  “龙首峰”清晨时分,山顶雾气还没有散去,刘启推开房门走了出来,乳白色的衣服,黝黑的皮肤,刘启伸着懒腰,看着面前四个师兄。此时众人也已经进入收尾阶段,房水酉手中坛子内的也已经空了。

  早饭的时候,众人做在饭厅内,众人都坐在其中,上官汐柔眨着大眼睛看着刘启,刘启虽然长得不算好看,穿上好的衣服,看上去却顺眼了许多。但,依旧不能让上官大小姐多看一会儿,现在观看,纯粹是好奇罢了。

  子书书看着刘启,道:“老六,一会儿师兄教你看书如何?”

  刘启高兴的说道:“好阿。”

  彭飞羽一摆手道:“老三,你傻阿?不认字怎么看书?还是要先跟我学习写字才可。”

  萧穹摇头道:“读书写字有什么好?不如跟我学吹萧呢。”

  房水酉笑呵呵的说道:“不管如何?没酒如何学?我先教老六喝酒才行。”

  上官泓元一拍桌子,怒道:“够了,你们师傅我还活着呢,老六用你们教么?你们四个没有出息,难道还要老六像你们一样么?你说说你们几个?都三十好几了,每天就知道弄那些破玩意,现在连第四层都没有修炼到,你们几个让我在外被人嘲笑,老六是我翻身的希望,不许你们教坏老六。”

  彭飞羽嘀咕道:“师傅,写字是您教我的,现在怎么说起我来了?”

  上官泓元气道:“什么!我教你写字,你还怨我了?写字有错么?有错的是你不应该为了写字放弃修炼。”

  阮莹玉笑着:“好了,大早上的,你们也不要吵吵了,吃饭吧。”

  刘启一直看着几个师兄与上官泓元,此时听见阮莹玉说吃饭,立即就开始快速的吃着,早就饿了的刘启,还要听着几人莫名其妙的话,此时哪还还能忍住?

  上官汐柔看了一眼脑袋都埋到饭碗里的刘启,撅着嘴道:“喂,你慢点吃,小点声音好不好?你还样别人吃不吃了?”

  刘启一怔,抬起头看着上官汐柔,眼神之中有一丝厌恶的看着自己,刘启哦了一声,又开始低头慢慢的开始吃饭。

  阮莹玉如何不知自己女儿,训斥道:“这么大了,怎么还不懂规矩?他是你师弟不知道么?你师弟饿了,难道不能快点吃么?”